乱七八糟什么都吃也不会肚子疼的人。

工作日干正经事儿,周末偶尔码字。

感谢愿意等待的你❤️。

【83line/偶像AU】营业日记 01-09

概要:平行世界里,八字不合的两人被指定成官配的故事。

小恶魔澈有,特单向暗恋有,杜撰时间线有。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


朴正洙倚在椅子上,瞥向正在镜头前侃侃而谈的金希澈。


那个人好像是在聚光灯下出生的,同时面对着几个镜头的聚集也如鱼得水,水亮的大眼睛似乎能透过屏幕看到观众的心里。


他一边讲故事一边cue队友,逗得全场鼓掌大笑,却一眼都不肯放在自己身上。


朴正洙随着他的又一个个人技笑得仰过身子,笑意却不达眼角。


他第一次觉得放送这么难熬。


游戏环节,朴正洙快步上前去牵金希澈的手,却被他不留痕迹地躲开,转身搂上队友的肩。


朴正洙扯着嘴角,给了镜头一个大大的笑容,四分宠溺五分无奈,剩下真正的一分苦涩吞下心里。


02


这是朴正洙和金希澈所在的偶像组合出道的第三年。


他们上周换了宿舍,随之而来的还有新的搭档组合,即营业Couple。


经纪人传话,公司做了粉丝群体调研,要将全队组合成新的营业Couple,并且据此分配宿舍房间。


朴正洙和金希澈分到了一个房间。


原本公司只是将人气上位圈的成员搭配成Couple,朴正洙作为队长正好游离在外,营业生活对于他有些陌生但是也谈不上困难。


而金希澈原本是有官配的,但是官配现在和门面组成了新的Couple。


金希澈不是不舍前搭档,是讨厌朴正洙。


朴正洙知道金希澈一直不喜欢自己,那个风光又高傲的少年从来看不上他圆滑的处世哲学,瞧不起他在镜头和权势前的讨好,不屑于他辛苦经营的组合气氛一派和睦的假象。两个人立于天南地北,从不是一路人,却因为爆红新曲的对位Part让两人的CP火了一把。


金希澈听完决定就摔门出去了。朴正洙低着头深吸一口气,哑着嗓子跟经纪人说,“哥,我会处理的。”


金希澈回来的时候朴正洙已经窝在被子里了。灯光从被踢开的门外射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浓烈的酒味。


一阵窸窸窣窣以后,醉酒的人出去了,回来的时候酒味变成了沐浴露的清香。他把自己抛进被褥中,手机把他面孔照得惨白。


朴正洙只有头露在被子外,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希澈啊。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通告呢。”


对面的人没有听见似的,动也不动。


朴正洙把头也缩了回去,他在被子里眨眨眼睛,沾满泪的星光就瓢泼而下。


03


朴正洙有一个小秘密,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他喜欢金希澈。


不是一见钟情,已不是日久生情,只是出于一种对意气风光的向往。在朴正洙的眼里,金希澈就是光彩本身,到哪都让人挪不开眼。


和对一起泡吧的姐姐的喜欢不同,这是一种瞻仰,像是无名小卒站在红栏杆外注视维纳斯,即使没有回音也心甘情愿。


他的同事,他的队友,他的官配。


他离金希澈越来越近,两个人的心却渐行渐远。


朴正洙知道这份低微的喜欢注定没有回音,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


他只是有些难过而已。


04


朴正洙打开fanfic网站,惊奇地发现今天他和希澈的CP也在榜上。


他还以为希澈在节目上明显地拒绝了他之后,CP粉都含着玻璃渣作鸟兽群散了呢。


点开讨论页。


“特特主动去牵澈澈的手啦!太可爱了呜呜呜,83line宇宙最甜!”


“但是澈儿都不理小队长,明明前两天打歌还不是这样的!”


“啊不会是吵架了吧,大女王感觉很不好哄啊(((”


“毕竟不是官配,同屏就是糖,知足吧(哭)。”


粉丝们还不知道换了官配呢,朴正洙撑着脑袋,不过按照他和金希澈尴尬的营业大概也不会有人看出来吧。


这样之后反而放心了,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互动就能有营业热度的话,也不必担心希澈会排斥了。


朴正洙在电脑前撑着脸,久违地露出心安的微笑,没有留意到有人从开着的门进来了。


金希澈看到了他正在浏览的界面,上面是粉丝编辑的二人海报。


朴正洙心惊地回头,只看见金希澈玩味般勾起的唇角,意味不明。


05


同样的座位,朴正洙看向被镜头聚焦的金希澈。


和上周一样的场景,只是金希澈谈论的对象变成了自己。


台本里写定了这周要走温情路线,金希澈正在感谢作为队长为组合鞠躬尽瘁的朴正洙。


朴正洙觉得金希澈不走演员路线真是可惜了,半小时前还避开他的眼睛现在眨一眨就满怀真挚地注视着他。


他都快要相信了。


朴正洙咬住下唇把头扭向一边,他想那双眼睛也太漂亮了,像水一样清冽又怀着火一般的赤诚。每次他看进那双眼睛,眼前哪怕是世界上最无耻的骗子,他也会毫不保留地信任。


就当是真的吧,他想,比起现实中的冷遇,镜头前的相处更让他珍惜。


这样太讽刺了。


眼泪倏然落下,他紧紧抿着嘴唇不发出呜咽,起身离开座位。


“虽然有敏感词但是不算是车吧”的06


07


聚光灯照不到的地方,现实就无孔不入。


除了放送期间,朴正洙和金希澈已经半个月没有说过话了。


经纪人昨晚又找他谈了,说明天的团综两人会在同一组,要好好表现。


“不然,你知道的吧?”


朴正洙心里苦,却怂得直点头。


这期的“人体探险队”以水下呼吸为主题,朴正洙和金希澈被分在了需要进行水下人工呼吸的二军。


眼看着团霸一巴掌糊开了前来输送氧气的队友的脸,朴正洙有些心悸。


金希澈自愿下水接受人工呼吸,然而队友都不敢上前,前官配也被分去了一军。


几道目光投在朴正洙身上,作为队长的责任从未如此重大。


朴正洙带上泳镜,腮帮子鼓得像只吃饱了的松鼠,心一横就潜入了水。


彼时的金希澈留着快要及肩的长发,飘柔在水波中,颇有几分如梦似幻的味道。


朴正洙的心脏跳得飞快,他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青蛙变成的王子,要吻醒被后妈迫害的人鱼公主。


他轻轻地把唇印了上去,比初吻更加珍重。


被立体笑声环绕的队友只看见队长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却看不到公主的舌头舔过了王子的贝齿。


朴正洙觉得自己要被泳池的冷水煮熟了,给金希澈渡完了氧气也不知动弹,是被后者拖上岸的。


他靠在一个湿溻溻的怀抱里猛咳嗽,末了才意识到那是金希澈,吓得蹦开三尺远。


倒是那人凑上来环住他的肩,耳鬓厮磨道:


“队长,我们是官配啊。”


“不能为了私人恩怨影响营业的。”


他的气息湿漉漉的,每音节都像是从水里拎出来,然后一股脑倒在怀着小秘密的人耳边。


潮湿的风吹进心里,于是包着小秘密的纸也湿了,就藏不住了。


8


时刻是凌晨一点,朴正洙打着哈欠坐在电视前看队员的综艺。


下午的电台工作让他错过了综艺的首播,只能跑完行程以后看深夜重播。


他腿上摊着一个笔记本,上面写满了清秀的字。


不一会儿,他蜷起腿,又在本子上记道:


“门面,个人技除了面部模仿队友也可以更新一下,妥善用脸。”


”领舞,笑不露牙龈。“


”主唱,不要离镜头太近了,显得头大。”


趁着广告间隙,他仰头开了个小差。


他想,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和弟弟们说好了。


玄关的响声把他从神游中唤醒,他回头,是刚结束个人行程的金希澈。


卸妆之后,那人的黑眼圈就露出来了,被白皙的肤色衬得青黑,憔悴非常。


朴正洙看着心疼极了,无论是作为哥哥还是仰慕者。


他和金希澈之前的关系稍有缓解但依然尴尬,尽管如此,他还是硬着头皮轻声道:“希澈啊,洗手台右边的柜子里有我消黑眼圈的眼膜,今晚敷上早点睡吧。”


之前的冷遇使他积极性有挫,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近乎成了蚊子叫。


谁知金希澈这次倒接住了话茬,咧开一个笑容说“谢谢”。


朴正洙竟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好像被暗恋的学长接过情人节巧克力的女高中生。


“不、不用谢。”


金希澈脱了外衣走到沙发前,看到朴正洙膝上的本子来了兴致,他知道朴正洙会在成员上完节目以后给成员提建议,但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因为朴正洙对他从来没有这个环节。


“以后也给我记一份吧,队长。”他玩笑似的开口。


朴正洙有点懵,金希澈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玩得开,他最初上综艺还是金希澈带着的。现在金希澈要朴正洙给他提建议?


尽管那人的玩味表现得那么明显,他还是点头答应了。除了队长对队员的责任,还有自己的私心。他想,能多一个和希澈说话的机会也是好的。


金希澈的笑意更深了,像是一只偷腥得逞的猫咪。


9


朴正洙和金希澈的营业进展顺利。


他甚至觉得金希澈玩得过火了。


打歌舞台上背靠背变成了背后抱,修长的手从自己的锁骨摸到小腹;FM上吃Pocky啃到他嘴里,罢了还要找队友炫耀;把投喂他食物的视频发到Ins上,一同吃饭的弟弟都震惊了。


朴正洙对此不置可否。他和金希澈CP的人气犹如阿波罗一号发射般飙升,他就当为组合献身了。


但他还是因为一次比一次更甚的接触而煎熬。


打歌末放送的晚上,朴正洙推开房门,只见金希澈罩着松松垮垮的浴袍趴在他的床上。


青年人的血气上涌,酡红到了耳朵尖。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说,“希澈啊。这是我的床。”


床上的人恣意地翻了个身,邪笑着道:“我知道啊。”


金希澈站起来,气定神闲,像一只锁定猎物的豹子,慢吞吞地将朴正洙逼到了墙角。他凑到朴正洙耳垂边吹了口气,感受到那人的颤栗后才开口。


“我还知道你喜欢我。”


“喜欢到在射出来时哭着喊我的名字。”


刻意放慢的字节将朴正洙精神凌迟,他以为那天宿舍里没有人。


“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但是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的吧。”


他低声笑着,像恶劣的顽童,手指却不安分地抚上朴正洙的胯。


眼前的人刚洗完澡,蒸腾的气息灼烧朴正洙的皮肤,他却觉得骨髓里结了冰。


这哪里是爱神维纳斯,分明是魔鬼梅菲斯特。


他带着仰望的心情接近金希澈,却不意味着他接受那人对他自尊的凌虐。


他用所有力量推开了他喜欢的人,那人吃惊的瞳孔里倒映出他的泪水。他实在是太讨厌自己这双一激动就哭出来的眼睛了。


理不清的话语堵在酸涩的喉咙里,他张口却只能发出难堪的呜咽。朴正洙闭上嘴,把话语,连同自己年少的爱恋,狠狠地咽了回去,刮得喉咙生疼。


不说话,不摔门。


他连逃跑都是安静的。


TBC.


把握不好早期特的“稳中带皮”的气质(那是啥),最后反而变成了07年澈x16年特的感觉(。十岁的年下想想就好好吃哦(bushi。

队友代入与否皆可✔️(bushi。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

评论(40)
热度(223)

© SA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