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什么都吃也不会肚子疼的人。

工作日干正经事儿,周末偶尔码字。

感谢愿意等待的你❤️。

【83line/偶像AU】营业日记 10-15

概要:在平行世界里,八字不合的两人被指定为官配的故事。

前文请走:01-09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0


朴正洙一宿未归,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仿佛人间蒸发。


金希澈站在宿舍狭小的客厅中央,耳边是弟弟的哽咽啜泣,眼前的经纪人来回踱步,电话不曾拿开耳边一尺远。他们都认为,像朴正洙这么踏实的人,如果连不上,十有八九是遭遇了危险。


他们问起金希澈,他就如实回答和朴正洙吵了架。本以为会得到一阵奚落,却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朴正洙失踪带来的恐惧攫住了所有人的神经。


窗帘被呼啸而入的风高高捧起,窗外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被泼了墨似的,只亮着稀稀疏疏的几盏灯,时明时暗。


他躁动地抓揉短发直到头皮发疼,他以为朴正洙只是跑出去哭一场,回来就会是一副忍辱负重又委屈巴拉的表情和经纪人说要换搭档,正合他心意。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心底有一个几不可闻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


“是因为你啊。”


金希澈无声争辩自己没有错,他只是讨厌一个世故圆滑的人,只是不想被一个男人当做性/幻/想对象,只是用戏谑的方式拒绝了一个喜欢他的人。


但是朴正洙做错了什么呢?他把弟弟们护在象牙塔里,只身一人在复杂的世界里周旋。对待心心念念的人也如哥哥一样体贴,从不逾矩,只把背德的秘密埋在心底,却被人挖出来拿捏着嘲弄。


一种新异的感性浮现在金希澈心中,是少有的愧疚。他的心脏被拖进了蜘蛛巢穴,被名为后悔的蛛群撕咬啮咬,名为内疚的蛛丝又把它勒得喘不过气。


平日里细腻稳重的弟弟小心翼翼地凑过来,“哥和正洙哥是因为什么吵架的?”


他的眼睛聚焦在窗外的夜色,几番张口都以无言告终。


“我……做了很坏、很过分的事情,惹他生气了。”


他本对鬼神阴阳之说嗤之以鼻。但是此刻,他溺在潮水般的无助中,悄声祈祷朴正洙能平安回来,拿什么交换都好。


他一夜无眠。


11


朴正洙终于在经纪人报警之前回来了。


差点被警/察/局备案的人纯良无害地笑着,像是不知道昨晚宿舍里的地覆天翻。他只说心情不好,回了一趟首尔的家,手机在半路被偷了。


经纪人总算把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对他一阵说教之后便和公司联系。最后他被扣了小半个月的固定工资。


朴正洙耸肩,把趴在自己身上哭唧唧的队友扒下来。他的演出费里除了自己生活所用所储都分给了没有节目的成员。弟弟们少吃两碗血肠汤也不会耽误长身体。


金希澈看着和昨天全然两面的人,一言不发。等到队友都散了去,他跟着朴正洙回了房间。朴正洙背对着他,瘦削的背影随着收拾的动作耸动。


他花了两分钟酝酿了盈满的情绪,咽了口唾沫,道歉的话到了喉咙口,耳边却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嗓音。


“希澈啊,对不起。”语气平静得毫无波澜。


“我不会再纠缠你了。”无辜的人给自己扣上莫须有的罪名。


“放弃营业也好,要换搭档也好,都随便你。我去和经纪人哥说。”还要让自己成为闹剧的始作俑者。


那个背影停顿了一刻,没有得到回复,才缓缓转过身,一双乌黑的眼睛毫不避让地看着他。


“你满意了吗?”


金希澈愣在原地,眼睛眨也不眨,生生地成了哑巴。


酝酿好的话语哽在喉头,说不出咽不下。道歉,请求原谅,保证以后端正态度认真营业,脑内排练过的剧本都在看进朴正洙眼睛的一瞬间被撕成粉碎。


以前朴正洙向着他的视盼里总燃着温柔的火焰,像是被屏风拦着似的欲掩弥彰,每一颗小火星都向着金希澈,诉说着满溢的憧憬和爱恋。如今那里头却空荡又冷清,属于少年的纠结、含蓄和热烈都不见了,撤去了遮拦也只剩下灰黑的余烬,没有一缕青烟。


直到朴正洙和他擦肩而过,他还没缓过神。


12


人总是在体验了失去的感觉后才知道珍惜。


自从朴正洙失踪了一晚后,弟弟们似乎都在一夜间感悟到了大哥的珍贵,便全身心地对朴正洙好。


排练的时候,领舞再也不嫌弃队长背编舞慢,反而耐心地单独指导他;主唱也不嘲笑朴正洙吊嗓子破音了,在包里多备了一份润喉糖;团霸上综艺也维护着哥哥,连前辈的调侃都顶了回去。


兄友弟恭真是令人感动呢。朴正洙这么想着,呲溜了一口出自伪忙内之手的夜宵拉面。


他甚至有了一种自己好像是为了争宠才刻意失踪的负罪错觉。


与沉浸在幸福中的朴正洙相反,金希澈每天都觉得自己头顶总是阴雨连绵。


作为罪魁祸首,又和受害人的关系最为尴尬。


看着弟弟们讨好朴正洙,他也心痒痒的想为朴正洙做些什么,可是对上那双死水似的眸子他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每晚他回房的时候朴正洙都已经睡了,早上醒来的时候对面的床铺已经整整齐齐地铺好,两人连四目相对的时间都没有。平日里朴正洙对待他就像是对待普通同事一样,叫出的“希澈啊”少了原来那把缠绵缱绻的意味,换成社长的名字也没有违和感。


情爱的纠葛被时间的流沙掩埋,仿佛不曾存在。


金希澈感到空落落的,说不上失落,倒像是惘然。


13


今天是小半个组合来金希澈的电台做客的日子。


两人都没有提出换搭档,朴正洙自然也做好了营业的准备。


成员们一起回应了几位听众的来信。末了,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朴正洙侧身单手撑脸,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


“诶,我们希澈最近看起来也有些烦恼呢,愿意在这里和我们分享一下吗?或许我能帮上忙呢?”


演播室外面粉丝的“83line”手幅摇得比天高。


“嗯……最近确实有很苦恼的事呢,特儿能注意到真是太有心了。”


朴正洙端坐,上身前倾以便聆听。他专注于自己的模样太赏心悦目,金希澈一晃神,真心话推开台本就跑了出来。


“实际上,最近我和一位朋友吵了架。那位朋友之前一直对我很好,但是我之前,因为一些成见的缘故,一直不领情。感情上的矛盾就突然爆发了。”


朴正洙眉头一跳,投来探究意味的眼神。


“说实话,是因为我的问题。事情发生之后我有反省,发现自己能够理解之前的他了。我想要告诉他之前是我错了,之后会认真地、好好对待他的。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我们的关系变得岌岌可危。”


“他对我而言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人。不管怎样,都想重归于好。”


“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做。特儿啊,能告诉我吗?”


他看向朴正洙,后者正颦眉看着他,眉宇间透露着困惑和不解,还有几分被触动的痕迹。


朴正洙等到话音落定,思索一阵才摆正麦克风:“难得听希澈说这样的话啊。其实和朋友有争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经过了风雨才有更美丽的彩虹,不是吗?想要和好的话,就主动出击吧,道歉之后再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态度。像我们希澈这么好的人,不会有人拒绝的——”


他最后也不忘记营业,“我有些好奇呀,对于希澈的重要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呢?稍微有点嫉妒呢咳咳咳。”


金希澈心头涌上莫名的欣喜,他想这是朴正洙愿意原谅他的征兆。他于是满怀深意地注视着那人,真假难辨地开口。


“为什么要嫉妒呢?特儿就是我的重要的人啊。”


14


金希澈听到朴正洙开门的声音。


屋里一片漆黑,他大概以为自己难得早睡了,走路的声音比猫还轻。对面的床铺上窸窸窣窣,然后就没了动静。


金希澈深吸一口气。


“对不起。”


突兀的声音在静谧中响起,他听到朴正洙倒抽冷气的声音,自顾自地接着说。


“今天在电台说的都是真的,我知道我之前很过分。不应该那么对你,不应该不和你商量就在放送的时候做出格的事情,不应该随意对待你的感情。”


“之前是我太幼稚了,没理解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组合好。从现在开始,我也会承担起作为组合里大哥的责任的。”


“我知道之前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你肯定很生气,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大家都说先道歉就对了以后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给你看的请相信我吧不要再对我那么冷淡了我真的受不了……”


对面的人始终没有回应,金希澈越说越快越没底,斟酌好的字句都忘了个精光,却有源源不断的话冒出来,好像为了是不给对方回答的机会。


他知道自己伤人太深,只怕那人一开口两人就落得绝交的下场。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直到有人“噗嗤”一声笑出来。


“傻子希澈。”甜蜜的称谓让金希澈愣住了。


“本来就是我们俩都有错,都道过歉就说开了嘛。我回家的时候就想清楚了,弟弟们都能做好的营业我们怎么能落后呢?以后就平常地相处吧。”


久违的真挚的温柔语气对于金希澈好比天籁之音,他豁然轻松,连日的阴霾间透出了暖洋洋的光。犹豫再三,他还是想问朴正洙是否还喜欢自己,却没来得及。


“……以后希澈和大家一样,对于我而言就是弟弟了。”


他得到了满意的答复,释然微笑,忽略了心底无名的瘙痒。


他看不到蜷缩在黑暗里的朴正洙,笑着埋头红了眼眶。


15


营业生活愈发红火。


从前的朴正洙由于原本内向的性格,在镜头前的活跃总是经过了内心严密的排练,有一种被包装过的浮夸感。现在他在聚光灯下自然得好像无所顾忌,把已然过去和没有到来的一切都抛在脑后。


他们的营业内容的最后的下限也正在消失。


嘴对嘴传纸片时用舌头顶破纸片,拎着沾满粉底液和口水的薄纸笑得直不起腰;耳边是小分队的电音音乐,舞蹈却从夜店蹦迪变成了嗑药后的乱交派对;刚从嘴边拿开的水就泼到人身上,再揉一揉湿透的胸以示歉意。


但是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只和官配做吗?


金希澈看着队友一手按上朴正洙的后脑,原本夹着一根Pocky四瓣唇就结结实实地撞上。他撇撇嘴,朴正洙终于亲遍全团了。


啊,又来了。这种莫名的躁动。


这样的焦躁像是夏夜里的蚊子,不时在他耳边嗡嗡直叫,比如现在,比如朴正洙给弟弟们依次夹完菜轮到他的时候,比如朴正洙在节目间隙靠在队友身上休息的时候。


以及朴正洙没有表现出金希澈于他的特殊性的所有时候。


听到耳麦里主持人说要全队一起玩Pocky Game,他的眼神还是精神出走般的迷茫。


推开站在朴正洙之前的弟弟,他叼着半截饼干送给朴正洙一个痞笑,不顾那人抵住他肩膀的推搡,在唇瓣相贴的前一瞬间狠狠蹭了上去,尖叫声不绝于耳。


软乎乎的,还有点甜,是唇彩的味道吗?他摸着嘴角回味,然后低下头偷笑。


谈话环节,他拿过话筒,用平静的语调抛出重磅炸弹。


“想和特儿在日本开一场十九禁的演唱会。”


朴正洙羞恼的笑意好像良药,抚平了那股躁动。


TBC.


重新看文以后的反省:

Q:为什么PJS动不动就哭?

A:究其根本是因为我对情绪外在描写的匮乏,但也不排除是因为朴特哭起来太好看了,遂,,,


没有想到这篇和社团的胖友们开线上会时开小差码的文(???)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谢谢大家~比❤️❤️!

Lo Siento好听!刷油管切瓜走起!

评论(43)
热度(190)

© SA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