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什么都吃也不会肚子疼的人。

工作日干正经事儿,周末偶尔码字。

感谢愿意等待的你❤️。

【83line/偶像AU】营业日记 16-19

概要:平行世界里,八字不合的两人被指定为官配的故事。

前文请走:01-09 10-15


16


今天的他扎的辫子比平时略高一些,还有一缕没有梳上去。黑色的发根都露出来了,他怎么还不剪头发?半个月前头顶的短短的辫子向周边摊开,像花一样,那才可爱。


称赞把鬓角别到耳后的Cody。他的耳钉好像是上次见面会粉丝送的那对。


这个梗不好笑嘛,他笑得太夸张了,眼角连笑纹都没有,还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傻兮兮。


金希澈看着坐在自己正前方的朴正洙,时而捧腹大笑时而目瞪口呆,心思却一点儿没放在前辈的发言上,满心满眼都是朴正洙的小辫子和他的新耳钉。


这不太对劲,他敏感地察觉到,最近自己的目光在朴正洙身上流连太久了,甚至在节目中也会偶尔走神,这可不是一个职业放送人应该做的。他尝试着去改,但不经意间目光又会黏在那人身上。


其实镜头前倒没什么,被观众捕捉到了也只当是官配发糖,反而是私人时间更难以掌控。他自己也说不清其中缘由,只怕是牵扯到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眼前身影晃动,他猛地回神,朴正洙等人已经换到了离摄像机更近的位置。几人面前各摆着一盘精美的点心,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其中恶趣味之处则在于吃到夹着盐巴那份的人还要做出吃播似的浮夸神情,以混淆观众。


朴正洙插起半块甜点塞入嘴中,表情在享用牛里脊和生吞活苍蝇之间变换,最终勉强抿起嘴角,发射真挚的眼神和真挚的大拇指。答案公布后,演播室里果然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其实在甜点入口的一瞬间,金希澈就知道那里面夹着盐巴。他留意到朴正洙几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喉结,胃病患者下意识干呕,但他压下颚骨吸气掩饰过去了。


摄像机移开,那人的脸立刻皱成委屈巴巴的一团,无声吐在了一旁的垃圾袋里。他闭眼颦眉,轻柔地安抚自己的胃,细密的冷汗沾湿额角。


金希澈不自知地面上紧绷,却突然被cue——“希澈啊,为什么表情那么严肃呢?”


他迅速收回视线,表情生动地向熟识的主持人抱怨:“啊我是觉得这样对利特太过分啦!特儿胃不好,明明可以——”


“我没事的!”


金希澈不解地转向他的队长,那人目光躲闪,似乎正为自己打断成员的失态苦恼。


“——希澈平时对成员都太好啦,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关心我们成员,”朴正洙接着说,“其实是很奇妙的味道呢,不如希澈自己体验一下?说不定会喜欢呢。”


小小的插曲很快就被老练的主持人带过,演播室里传出阵阵笑声。


赶完通告,金希澈晃悠悠地回到房间,疲惫的身躯陷入床褥。他偏头偷瞄对床的人,那人正在盘腿坐着叠衣服,手上的动作行云流水,刘海垂下遮住了眼睛。


不一会儿,他的室友起身,摞了一沓衣服在他的床上。他道谢,余光却瞄见那人立在床前不动。金希澈抬头,疑惑地和朴正洙对视。


那人咂嘴,眼珠绕了两圈才开口:“希澈啊……虽然认真营业很好,但是不可以伤害节目效果呀。像今天那样,PD和作家姐姐都会难做的,以后不要这样了。”


金希澈听着愣了一会儿,脑回路绕了十八弯才把营业和今天的节目挂上钩。反应过来的他“噌”的一声从床上跃下,把眼前人吓得后退两步。


他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不太够用,机械地牵动已经难以表达他复杂的心情,只是紧盯着朴正洙的眼睛,倒映出的自己的神情很是僵硬。


“你以为我在营业?”


朴正洙的表情也有些可笑,瞳孔大张眉尾上挑却抿嘴不言,仿佛正出演一部上世纪中叶的默剧。


金希澈推知了肯定的答复,心绪纷乱又酸胀胀的,好像是没耐性的孩子啃了一大口没熟的苹果。静谧之中,耳边只剩脑中的轰鸣,他反而勾起了唇角。


正浴燎原的火丛遇上倾盆大雨,就剩下了不甘心的灰烟。


朴正洙扎了半天的小辫子,头顶的发丝格外蓬松。金希澈伸手揉了揉,手感很好,仿佛一只刚洗完澡的马尔济斯犬。


他苦笑着倒回自己床上,特意避开了那人叠好的衣服。


“我困了,睡吧。”


17


闲暇无事,金希澈窝在床上戳手机。突然一个消息窗口弹出,显示队友在群里发了一个链接,配有文字:“我们的饭真是有才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安利大家去看哈哈哈不行我要笑死了嗝”


他点开,明晃晃的标题“【all澈王道】危险的爱(现实向 年下 生子)”映入眼帘,惊得他手一滑险些让手机砸到自己珍贵的、青筋凸起的脸。


这群小崽子飘了啊,不敢当面和哥哥杠就背地里看这种东西,还分享到群上来???


金希澈正打算打字教训小崽子一通,心急之下却滑到了到了另一个帖子。


“{精华}【真情实感】最近83real得让我有点害怕……”


明摆着上升正主的帖子,居然还加精了?


怀揣着好奇心,他瞪着大眼睛翻完了长达几十页的帖子。


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结束了自己摇摆不定的直男的生涯。


帖子图文并茂,不仅包含了两人出道以来几乎所有的公开互动,甚至连成员的CY电台里提及的两人都扒了出来。最可怕的是,楼主推测的两人关系发展的时间点都八九不离十,几个转折点对应着官配重组、朴正洙失踪、两人和好,都和真实时间相差不过一星期。


最近的更新是几天前两人一起上的节目。


来来回回把节目看了三遍,我越发zqsg地觉得83两人肯定有点什么,没有确定关系至少也是单箭头。


[图片] [图片] [图片]


上面是现场澈粉直拍的截图,且不说没有镜头的70%的时间澈都在看特,单是特吃黑暗料理时希澈这个紧张又心疼的眼神就够我磕一年。包括队友的其它人都在笑,只有澈一个人笑不出来。


对比一下,这是澈看前官配吃世界最辣辣椒时的反应。[图片] [图片]


笑得这么花枝乱颤也是没谁了(。


还有前两天的上班路 [短视频]


特和弟弟们走在前面,澈在后面全程盯特,没看路还被井盖绊了一下,这个小傻子 [照片] 特看到后放慢脚步拉着澈一起走,请KHC先生收敛一下自己的笑容好吗((( [图片]


官配主要都是在节目和社交平台上活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还能这么甜说是营业我真的不信。


其实特的活动中规中矩,都是常规的营业需要,但是澈的反应怎么看都不是装出来的,完全是热恋期的人呐。


我真实咽气,,,只求这个帖子下一次更新就是两人公开,,,


金希澈把手机丢在一边,揉揉因长时间近焦而酸痛的眼,愣怔着不知如何是好。


什么东西将要浮出水面的预感如巨石压在胸口,心脏却抵抗似的砰砰直跳。


他早已留意到了自己对朴正洙的过分关注,但他一直以为自己掩饰得完美。殊不知这偶尔的悸动表现得如此明显。


只是注视着人就真情流露的眼睛,看见那人游戏时下意识的紧张,被牵手时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任谁看了都只会属于陷入爱恋难以自制的纯情少年。


一根线串通了数颗珠子。连日以来的躁动,黏在那人身上的视线,昨晚那人将关心误解为营业时酸涩的心情,似乎都有了解释。


再否认也没有用。


他喜欢朴正洙。


这个秘密早就被他的眼睛出卖给了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还蒙在鼓里。


不愿相信宇宙大明星喜欢上了曾被自己拒绝乃至鄙夷的人。


18


真心和逢场作戏大概是宿敌,当两者相遇,怀揣真心的人要么高洁傲岸,不屑于表演出的情爱;要么融入其中,在例行公事中汲取慰藉。


亢心憍气如金希澈,却选择了后者。


仗着天赐的美貌,他的直球战术向来无往不利,可是有了嘲弄别人真心的前科,只怕一句逾矩的话就能把朴正洙眼里的他变成反复无常跑火车的恋爱诈骗犯。


不得不承认,爱情就是有能把人变成胆小鬼的魔力。


但镜头就像愚人节一般,是胆小鬼的护身符。不论怎样真情满溢的话,拿到聚光灯下,都像是真假难辨的戏言,怎么说都没关系。


主持人:“作为大型组合的队长,利特最喜欢的成员是?”


朴正洙:“其实大家都是我可爱的弟弟,只要是成员我都——”


金希澈:“那哥在宿舍里说爱我是什么意思?!”


朴正洙:“……”


主持人:“希澈对队长利特有什么不满呢?”


金希澈:“有啊,特儿他在宿舍里会偷偷亲我的嘴唇。”


朴正洙:“……”


主持人:“请利特大声说出对希澈的不满吧。”


报复的机会终于来了,朴正洙勾起狡黠的笑意,大声喊道:“希澈啊!韩艺瑟,孙艺珍还有最近的金荷娜,就选一个吧!你的理想型是谁啊!”


阳光下的人不慌不乱,送上一个轻佻撩拨的飞吻:“我的理想型就是特儿啊!”


朴正洙:“……”


随着PD一声“收工”,朴正洙趁着散乱的人流把金希澈拉到无人的角落。


“你不觉得最近有点过分了吗?”朴正洙显然有些急了,没有像往常一样叫他希澈,也没指明什么事,但两人都心知肚明。


金希澈瞪大了眼睛,仿佛是世界上最无辜的人。“我只是在营业啊,我们不是官配吗?”他答非所问,语调逐渐降低,带着委屈。


“……你营业的经验比我多,其实比我更清楚应该把握怎样的尺度。”朴正洙深吸一口气,接着说,“我们也不是需要靠卖粉红带人气,适度就可以了。”他看起来不想和金希澈纠缠,言简意赅转身要走。


他快要转过拐角,身后却传来了闷闷的声音。


“……净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是笑死人了。


“官配啊营业啊尺度啊,到头来有什么用呢?


“反正都是假的。”


这声音像哭又像笑,让他听着呼吸一窒。


他加快步伐,没做亏心事却逃跑似的不敢回头。


19


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太过灼热,好像能把衬衫都烫出一个洞似的。朴正洙强迫自己定神,把目光转向了另一边的3号摄像头。


金希澈意味不明地眯起眼睛。


第六次了。


这是今天朴正洙第六次在镜头前回避他的视线。那人明显不在状态,连台本上写好了引出话题的时机都错了过去。


“咔!”PD举起牌子喊了暂停,金希澈余光瞥见队长打了个寒颤。


“利特怎么回事?这里该引到专辑的话题了,刚才已经错过一次了!”


被责备的人立刻站起,鞠躬连连嘴中道歉的话语不断,又被经纪人叫过去说了些什么,回座的时候紧紧抿唇挤出一个俏皮的梨涡,眉眼却像一只落败的小动物。


好在节目是录播,没有到场观看的粉丝。不然哪个站子里发出来一条“特哥哥今天好像状态不太好,被PD叫停了两次啊……”,朴正洙怕是要扒开宿舍的地板钻到地缝里去。


节目后半段,金希澈主动便主动接过话头。朴正洙只在他第一次代替他引导话题的时候惊异地瞟了一眼,之后就安静地缩在自己的角落里做着反应,一直挺直的背倒确实放松下来了。


回程的车里,朴正洙窝在门和座椅的夹缝中一言不发,只是抱胸低头,神情晦暗不清。弟弟们不知道缘由,只能在队长引发的低气压中乖乖坐好,偶尔询问安慰最年长的哥哥,也得不到回应。


金希澈最讨厌的就是来由不明的压抑感。从明了心意以来,他有意无意地暗示朴正洙已经有半个月,那人却始终没有回应,甚至在公开场合也逃避他的接触,焦躁逐渐积压。


看见那人的恍惚他的心里犹如针扎似的难过,但在镜头前多次失误却是专业素养的缺失,于情可忍于理却不是给弟弟们的榜样,沉默更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久积的火山终于爆发了。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啊?摆这一副臭脸是给谁看啊?”声音不大,队员们却觉得耳边发聋。


抛出来的话语好像是点燃引线的火星。上次最大的两个哥哥吵架的后果还历历在目,弟弟们心焦地低声劝阻:“希澈哥!”


一直沉默的人仿佛刚被叫醒,懵懂地抬头最终看向金希澈。他眨眨眼,嘴唇翕动着像是自言自语,却不发出一点声音。他所凝视的那双眼睛此刻犹如风暴来临前的大海,微微起伏的波涛之下暗涌的激荡的水流。就和听见经纪人哥说要换官配的时候一样呢,他突然想到。


这样的回溯给他了决定的灵感和勇气,他咧开嘴笑了,露出洁白的牙,像孟夏的阳光一样的明媚。


“让大家担心了,是哥哥不好啊,对不起。”他听见自己说,“我已经想开了,今天回去以后我会自己和经纪人哥检讨的,大家不用担心了。”


眼见孩子们还是一脸紧张兮兮,他无奈地补充道:“等会儿到楼下我请大家喝饮料,可以了吗?不要和别的车上的说啊,泄密的人自己买单……”


弟弟们见到熟悉的大哥回来了,才长吁一口气。


落日后,金希澈蹲在电脑桌前,不时瞟向身后的门——朴正洙给大家买完饮料之后便和经纪人走在一起,说是要检讨自己的表现。他从饮料店里出来的的时候却看见两人乘保姆车走了,他记得朴正洙今天没有别的行程,但也许是公司临时叫队长去开个会之类的。


可是这个点公司前台都下班了,他怎么还不回来?


金希澈两指叩着桌面,敲击的声响在静悄悄的房间里回荡。


玄关处终于传来开门的声音,金希澈一个激灵端坐好,摆出正在刷网页的架势。约两分钟后,房间的门开了。他状似漫不经心地询问来人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传来的却是经纪人的声音。


“希澈啊,以后利特就不和你住一个房间了。”


他猛地回头,一脸不可置信。鼠标被甩到地上,“啪”的一声后又滚了两圈,圆面朝下摇晃不止。


经纪人不料到他的反应如此之大,补充道:


“不是我想的,是利特和他的心理医生都觉得,你们不适合继续做官配营业了。”


TBC.


是什么给了我五一假期可以完结的自信(。

我已经江郎才尽了,“在宿舍里亲我的嘴唇”这个梗甚至是从强特那里借过来的,我的良心非常不安,,,(但不得不说朴特早年为了营业真是拼了)

请大家安利83的糖给我!谢谢! (虽然快完结了不一定用得上)

其实这篇文一开始是想尝试“写一句话换一行”的文风(有这种文风吗???),最后还是没忍住用自己的穷酸文笔多写了几句(。

虽然更的章数越来越少但字数是一样多的呀!(理不直气也壮x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疯狂比sum sum!

评论(57)
热度(194)

© SAFF | Powered by LOFTER